蘇靖入lo坑,偶然吃靖蘇
暫只寫蘇靖/殊琰
因琅琊榜原著/電視劇中,梅長蘇/林殊已死。故我的文走原著劇情的話,梅長蘇必死。

【苏靖/殊琰】心跳回忆 (中)

千粉点梗文第一发,继续送给可爱的十九妹 @第19次繁盛 。

詳情可看 腦洞17 (有劇透)

前文請走這邊-> 心跳回忆 (上)

其實我怕下一章也完不了⋯⋯我盡力⋯⋯

各位2018年新年快樂!


**注意**

  • 现代AU,所有角色都是善良

  • 梅长苏和林殊非同一人

  • 林殊已死,不会发生3P

  • 人物绝对有OOC


-*-*-*-*-*-*-*-*-*-*-


心跳回忆 (中)


拿着一袋东西,萧景琰来到公众墓园。墓园的管理员戚猛看热情地上前打招呼。


「戚大哥好。」萧景琰笑着从袋子拿出一盒外卖饭盒,咖哩的香味已从盒中飘出。


「哎呀!这怎好意思啊!」戚猛大笑收下。「我还在想这么晚了,也许你会破例不来。」


「学校有点事,来晚了。」


萧景琰每月的二十七日,必定会前来墓园,久而久之,戚猛渐渐跟他混熟起来。上月戚猛听见萧景琰说学校附近有很好吃的咖哩饭,于是戚猛便随口说有空也想去试试,没想到萧景琰真的带来了。


由于今天是平日,前来拜祭的人并不多,萧景琰熟悉地走到目的地蹲下,拿起湿纸巾仔细擦干净石碑上的黑白照。萧景琰把相片擦好后,又拿出带来的两支啤酒,一支放在地上,一支自己喝着。


「小殊,原来冬姐已怀孕六个月,难怪她的婚宴突然提早了四个月。」萧景琰凝视着石碑上的黑白照,相中的少年对着镜头灿烂大笑,仿佛听到少年的笑声。


萧景琰抿了口啤酒,继续道:「也难怪当晚秋哥一面厌弃看着聂大哥,反是春哥的态度友善多了。」


「上周日我和梅总打球,没想到他的球技不错,而且……」萧景琰顿一顿,道:「他有些像你……特别是打球的小动作。」


萧景琰吸吸鼻子,眼眶开始湿润,他急急用力深呼吸,来回数次,让泪水只留在眼眶。可当他再凝视前方相中的少年,嘴唇不自角发抖,他伸手轻抚相中的少年,轻轻说:「小殊,我好想你……」


泪水从发红的眼角无声地滑下,指尖开始颤抖,视线一片模糊,他闭上眼,放任自己哭泣,一直压在胸口的悲痛终于找到宣泄的出口。




十七岁的萧景琰基本上是在医院中渡过。




意外发生后,萧景琰只是轻伤,住院三天便出院,但他每天也去医院探望躺在床上同样十七岁的林殊。林殊由于头部受重伤,全身插满维生仪器,就连呼吸也需借助机械帮助,而心电图的咇咇声成为了他们两人的背景音乐。林殊的主诊医生蔺医生跟他说,要令严重昏迷的病人醒来,只能靠外界的刺激和奇迹。萧景琰坚信林殊会醒来,因此他拒绝上学,打算待林殊醒来一起重读。


那一年,萧景琰用尽了所有方法,每天早上出门去医院直到晚上回家,而母亲林静从不阻止,甚至有空也陪儿子来医院。


十三年前的七月二十七日,那天早上,林静和萧景琰前来医院,他们熟悉地来到林殊的病房时,只见林殊的父母和,却不见床上的林殊。


「景琰……小殊今早走了……」萧溱潆哭道,「姑姑希望你连小殊的份儿一起好好活下去……」


「景琰,小殊能有你,是他一生最快乐的事。」林燮重重拍了萧景琰的肩,脸上布满明显的泪痕。


萧景琰睁大双眼看着他们,呆在原地,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仿佛没有听见两人的说话。


「景琰,妈知道你很难接受,但小殊已不会再回来了。」林静抱着自己的儿子安抚道。


「不…不可能……昨晚、昨晚小殊才答应我一定会回来……」


萧景琰挣脱了母亲的怀抱,他抓紧萧溱潆的手臂追问:「姑姑,告诉我小殊在哪里?你们把他藏起来?求求你告诉我。」


萧溱潆哭着摇头,林燮和林静一起拉着萧景琰,重复一遍又一遍,小殊已经走了,直到萧景琰崩塌大哭,因过度激动而缺氧,最后由蔺医生替他打了镇定剂才平静下来。然后,林静带萧景琰去见心理治疗师,经过一年的时间,萧景琰才能真正接受林殊的离开。




「我知道你一直在这里……」萧景琰勉强笑了笑,可泪水并没停下,嘴角怎样也扯不上。他抹掉脸上的泪水,拿起啤酒,用随身带着的开瓶器打开。


「最近溱潆姑姑身体不好,还有燮姑丈的手也扭伤。」萧景琰边喝边道:「他们早上来时一定没告诉你吧,幸好十三叔偷偷告诉我。我去了荀大夫拿了药膏,明天我会去店子给他。」


萧景琰聊着聊着,直到把手上的啤酒喝光,再把另一支啤酒全倒在地上,才站起身,默默看着相中的少年。


「小殊,我走了。」萧景琰轻叹,抬头看看昏暗的天空,慢慢转身离开。




回家路上,萧景琰的手机传出收到讯息的提示声,他掏出手机一看,原来是梅长苏问下周要不要一起打羽毛球。他停下脚步,看着手机一会,随手按了锁屏便收回衣袋。入夜后的气温下降,轻轻呼气也形成白烟,萧景琰加紧脚步,回到自己的公寓。但更令他意外是,在公寓前竟看见刚才发讯息的男人。


无视萧景琰惊讶的神情,梅长苏皱着眉走上前说:「快回家。」


「吓?」萧景琰不明所意,梅长苏已直接进了公寓大门,萧景琰快步跟上。两人进了升降机,萧景琰才像想起什么望向梅长苏:「你…找我有什么事?」


叮──升降机到达,梅长苏走出升降机,浅笑道:「去你家再说吧。」




很渣的肉也被屏⋯⋯

補圖


(待续)


评论(4)
热度(63)
© wi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