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靖入lo坑,偶然吃靖蘇
暫只寫蘇靖/殊琰
因琅琊榜原著/電視劇中,梅長蘇/林殊已死。故我的文走原著劇情的話,梅長蘇必死。

【苏靖红包】非诚勿扰 (上)

【苏靖红包】非诚勿扰 (上)




*ABO插件;现代AU

*雙A設定 

*萧景宁(OMEGA)大活跃

*抽到的红包:阿山太太的 万家灯火

*雷者请自行回离开




琅琊私人医院位于金陵城最大的医院之一,位于半山之上,离城中心只需半小时车程。蔺晨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梅长苏,从头到脚再由脚到头,最后还是绷不着面大笑起来。


「梅长苏啊梅长苏~~你行了你!OMEGA看不上,又不要BETA,却搭上了一个ALPHA?我看你是脑袋出问题还是心理认知出了问题又或是你的信息素接收出现错乱?要不要顺道替你安排一个全面性身体检查?」蔺晨拿起梅长苏床边的板子,边嘲讽边在板子上龙飞凤舞。


梅长苏现在脸肿了一大半,一双桃花眼浮肿得只能挣开一条线,连说话也说不清,左脚还被吊架吊起来。他也懒得反驳眼前的主诊医生,只翻了白眼扭过头看着这间私人单独病房的大玻璃窗。


窗外天色晴朗,蓝天白云,还听见鸟儿在外头吱吱叫,寒风从打开着的窗户吹进来,蔺晨冷不防打了一个喷嚏,赶紧放下手上的病历板子关上了窗。


「冷死了!不知道会开着窗暖气也跑了吗!」蔺晨转头又看着床上的梅长苏道:「反正你的年假积了一堆,也是时候清算一下,我一会帮你拿一个月假期。」


「行了行了……」梅长苏认命一般闭上了眼,然后又想起什么,伸起那包着一层白色的绷带往一边摸索,却碰不到想找的,皱起眉问:「我的手机呢?」


「拿手机想怎么啦?你还想招惹那姓萧的?你是不是被人打傻啊?昨天在医院被他老爸和两位哥哥挨了多少拳头,连脚也废了!」蔺晨气得指着他大骂,可梅长苏却好像并不在意。


「…只是轻微骨折,休息几天便没事。」梅长苏看看自己的吊起脚,勉强扯了扯嘴角,但他现在的脸又肿又青又紫,结果倒是有点滑稽,而已蔺晨跟梅长苏的十多年交情,那个应该是一个自嘲的苦笑。


此时,蔺晨真的非常后悔,后悔半年前拉了梅长苏去凑数。



***



半年前,蔺晨私下跟几个医院内的朋友一起搞了『琅琊医院AO之夜』的联谊活动。美其名是想让医院内的AO认识认识,说穿了根本是一个相亲大会。特别像蔺晨这类花花公子,最爱借用活动之名取得OMEGA的个人资料。而负责联络参加者的OMEGA秦般若却突然告诉他有一位ALPHA医生临时来不了。这晚的活动除了吃饭还有小游戏,自然需要AO人数相等,正烦躁之际,蔺晨便看见刚刚从值班室睡饱出来的梅长苏,他知道梅长苏从不去什么联络会,可现在除了梅长苏,又能去哪找一个颜值事业高的ALPHA医生?


蔺晨花尽了毕生的唇舌功夫,除了答应梅长苏这顿饭他包起来,还把他珍藏的外国医术文学报告送梅长苏一份以及接下来一个月的伙食费也算在蔺晨身上后,梅长苏终于跟着蔺晨的车子去某某城内五星级酒店。梅长苏本打算饱顿一餐,然后随便应酬一下那些OMEGA后便回家补补眠。而事实上梅长苏也的确是这样,只是中途多了一个小插曲。


刚才在相亲会小游戏上输了,他需要送那位跟他一起组队的OMEGA回家。这次的相亲会由六位OMEGA和六位ALPHA参加,蔺晨和秦般若安排了三个小游戏,每一个小游戏由OMEGA和ALPHA组队,游戏途中也会转一次拍挡,使每位ALPHA也试过跟每一位OMEGA组队。而梅长苏也不知身边这位叫萧景宁的女OMEGA是否故意输掉,直到所有游戏结束,梅长苏跟她的那一组是最低分。于是他便必需送这位OMEGA回家。而最高分的一组则嬴了两张免费电影票以及另一间餐厅的二人晚餐优惠卷。


在路上,萧景宁想主动跟梅长苏聊天,但梅长苏的回答简洁,明显不太想多谈之下,很自然地闭上了嘴巴。直到车子停在女护士宿舍前,萧景宁大胆地把手机遁上,希望梅长苏留下联络方法,甚至不自觉微微散发出向ALPHA示好的信息素。梅长苏眉头轻皱,他并不喜欢OMEGA乱发信息素,但眼前的小姑娘明显并不知道,只是张着一双无辜又倔强的杏眼看着他。梅长苏暗叹了一口气,他明白这类人除非她自己放弃,否则一定缠着他。梅长苏觉得只要不跟对方保持联络,对方总会知难而退,于是他接下萧景宁的手机。




隔天,梅长苏被接待处那边的同事通知,有一位姓萧的警察想找他谈谈。梅长苏虽不知警察找他为了什么,但作为良好市民当然要跟警方合作,于是他请了这位萧警察进去他的办公室。


一名高瘦的青年来势汹汹打开门,一身白衬衫配着牛仔裤的打扮,外加一件黑色皮革短外套,一头利落的短黑发,前发有些散落。他挺直腰板,抿着嘴,浓眉紧,双目狠盯着一直坐在椅子上的梅长苏。


梅长苏也吓了一跳,可他没说话,看着眼前的男子关上了门,从腰间拿出了证件,梅长苏一看便认出是金陵城的警察徽章,接着在男子收起证件前刚好瞄到上面的名字──萧景琰。


「梅医生,我就直话直说。昨天晚上八时至凌晨十二时你在哪里?」萧景琰板着脸,问话的口吻十足十审查犯人一样。


「萧警察,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梅长苏不解看着眼前明显把他当是罪犯的警察。


「你只需要现在马上回答我,昨天晚上八时至凌晨十二时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萧景琰居高临下看着他,冷冷地重复问题,同时一阵像巨浪的ALPHA信息素扑面而来。


梅长苏并没有强碰萧景琰的充满威胁的信息素,而是用自己的信息素在自己身边形成一层保护墙,恰恰抵挡着眼前的滔天巨浪,却不去冲破。行医多年,梅长苏和其他医生一样,常常会受到不同的ALPHA病人信息素威胁,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们早已练成把自己的信息素结成保护网,要是病人的信息素持续高涨失控,他们便会按下警报向外求救。


巨浪击上一阵厚厚的花墙,隐约的花香在空中漂散,不同于萧景琰明显的侵略性,梅长苏的信息素是带有安抚的意味。


「……昨天晚上我去了参加朋友的联谊会。」梅长苏顿了顿,然后像想通了什么突然扬起头对着萧景琰一笑:「联谊会十一时左右结束,然后因为玩游戏输了,所以我载令妹回护士宿舍,离开的时间刚刚过了凌晨十二时。」


萧景琰顿时回避了梅长苏的目光,急忙收起了自己的信息素,虚咳了两声:「咳…我…我只是想知道小宁昨晚去哪里……」


「只怕是萧小姐发生了什么事,让萧警察大动肝火跑来兴师问罪。」梅长苏保持微笑问,同时也收起了自己的保护墙。


萧景琰擦擦鼻子,花香还残留在鼻腔之中,可对花没什么特别研究的他,也不知那是什么花香。他迟缓回答:「小宁…室友通知我,说她早上吐了好几回…又说她好像很累,腿也软了……」


梅长苏忍不住大笑:「萧警察,令妹昨天在酒店吃下不少东西,而且昨天的小游戏中,令妹不幸抽中原地学兔子跳十次,相信令妹平日运动不足,引起的短暂性疲劳。」


萧景琰无言听着,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看着梅长苏,他想起昨天萧景宁的眼神,两人不愧是兄妹,那双大眼睛也非常神似,只是萧景琰少了份倔强,多了几分委屈。可下一秒,刚才的无辜双眼突然非常严肃:「你是不是想追我妹?」


「萧警察,这问题还是……」梅长苏笑了笑,看着萧景琰紧张的神情,突然玩性大起:「我也说不清。」


萧景琰低下头,两人四眼相视片刻后,萧景琰拿起了梅长苏放在桌上的电话:「要是你想跟小宁一起,每晚十时便要送她回宿舍。而且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好让我随时知道你送了小宁回去没有。」


梅长苏被眼前强词夺理的恋妹男气笑了,真不知道那小姑娘以前是怎样谈恋爱,自己的哥哥身为一名警察突然跑来医院问他拿电话号码。


「没问题。」梅长苏爽快回答,他有点可怜那位小姑娘。


只是他也没想到,反而是他因为萧景宁而要亲自打电话给萧景琰。



***




「梅长苏,老老实实,你看上那个见习护士什么?」蔺晨午休时间拉着梅长苏出外吃,他特意找了一间相熟的餐厅安排一个最安静的角落,就是要问清楚这件事。


蔺晨起初并不相信梅长苏这个人竟然会看上一个女OMEGA。不是说萧景宁不好,样子可爱,双眼更动人,身材矮小但应有的都有,小鸟依人像个妹妹一样。只是以他认识梅长苏十多年,他不相信萧景宁是梅长苏喜欢的类型。


「嗯……大眼睛?」梅长苏似笑非笑回答。


「…………」蔺晨用看异生物的眼神看着他。


「说笑罢了。我只是跟她出外吃了几次饭,像朋友那种,而且她也只是问我一些工作上的意见。」


「信你才有鬼!她是负责照顾新生婴儿的见习护士,有什么工作上的问题需要你这位脑科医生专业的意见?」


「……她有一个很疼她的哥哥。」梅长苏突然转移话题,蔺晨挑起眉头盯着他。


「然后他哥非常紧张她,我们去外吃饭后,我送完她回家不久,他会打电话来问我们今天去了哪,做了什么。」


蔺晨目定口呆看着梅长苏,而对方只是低着头,用搅拌棒搅动着眼前的黑咖啡。


「他哥的声音低沉好听,好像是低音结那种感觉。明明是警察,却老是担心自己妹妹,非要抽五分钟时间打电话来问我。她哥说文字讯息可以做假,但直接对话不能,至少比文字难。」


梅长苏停了手,眼睛看着左边的挂画,淡淡道:「她哥其实也不错……」梅长苏目光落在好友身上:「你说有没有OMEGA适合她哥这种又认真又疼爱妹妹的傻哥哥?」


蔺晨看着梅长苏那苦笑的表情,一时间也笑不出来。




***




即使梅长苏是一名专业医生,可对眼前的突发状况也差点措手不及。看着在床上缩起一团的萧景宁,房间充斥着OMEGA发情的信息素。即使梅长苏已帮她和自己打了抑制剂,可一时间他也不能离开。


法律有严禁ALPHA在OMEGA非自愿情况下进行标记、成结、发生性行为,即使OMEGA当时处于发情期,ALPHA也要负上法律责任和接受惩罚。


萧景宁自从遇上梅长苏后,便主动找梅长苏吃饭,两人饭后也逗留在闹市逛一会才回去。她曾担心相亲会第二天自己因为吃太多病了,室友柳小惠好心通知了她哥,还多口说她是跟了医院内姓梅的男医生回来,气得她差点当场吐血昏了。柳小惠说她打听过梅长苏一直在脑科是出名的单身汉,身边别说OMEGA,连BETA也没有传过绯闻,所以柳小惠超级羡慕萧景宁可以一次得手。幸好,梅长苏没有拒绝她的邀请,虽然她不清楚自己的哥哥跟梅长苏聊了什么,但至少哥哥不反对而梅长苏不拒绝是一件很好的开始!


可转眼两个月过去,她只是约了梅长苏出外四次,却连手也没碰过。但除了成功约出外吃饭,萧景宁也不知怎样去确定梅长苏的心意。她觉得自己已非常努力,但对方还是没什么进一步行动,于是她今天主动约梅长苏看电影,对方也答应了。柳小惠说,网上不少人也建议一起看恐怖电影是身体接触的好开始。


萧景宁自己是不怕这类恐怕提材的电影,但为了能拉近和梅长苏的关系,决定装害怕。当电影第一次突然弹出恐怕画面时,萧景宁便转身抓紧梅长苏的手臂。梅长苏非常体贴,他轻拍她的手,低声说:「别怕,我们走吧。」

然后他站起身,无视其他观众抱怨的目光离开,萧景宁也只好低头跟着走。


两人提早离开了电影院,去了附近的餐厅吃饭,梅长苏还笑说下次别太勉强自己。萧景宁只觉得尴尬死了,一直低着头道谢,也不敢说其实自己很想看的,前三部同系列作品她早已看了很多遍。


晚饭过后,萧景宁说想去河边散散步,梅长苏也没意见,于是两人便在河边走走,东拉西扯说一些无聊事情。河边一方是闹城,水面倒映出繁华都城的灯光,有如水中都市,另一边便是市内最顶级的酒店,除了人造沙滩、高级会所、餐馆、舞厅、甚至哥尔夫球场也有。


沿着河边走着走着,萧景宁愈来愈觉得不好,头有点晕,身体一直觉得很热,手脚也开始发软。相比起还不太清楚的萧景宁,梅长苏已马上反应过来,他扶着萧景宁,先是问她有没有带抑制剂,见她软软摇头,便把她扶在一边,从自己身上拿出医院给OMEGA专用的抑制剂,快速帮她打了一针。


抑制剂虽然有各种不同,但共通点都是,至少半小时才生效。而且每一种抑制剂也不一定适合每一位OMEGA,再加上出现抗药性,所以市场上才有数十种不同品牌不同类型的OMEGA抑制剂。梅长苏这类从医院买入的抑制剂是最普遍的一种,但他不清楚对萧景宁有没有效。


「能走吗?」梅长苏看着一脸难受的萧景宁,她点点头又摇摇头。梅长苏知道她在努力压制自己的信息素别爆发。


「这里离车子的位置远,我带你去酒店休息。」梅长苏抱起了萧景宁,马上冲向身边的五星级酒店。


在门外的守卫虽然是BETA,可从梅长苏抱着萧景宁进来,他便知道眼前这对情侣在经验什么。不等他们前来,守卫已先叫接待的职员来,等梅长苏人踏进大门,守卫已伸出手示意可帮忙,可梅长苏没有同意,只是对着两人说:「马上安排一间OMEGA特殊房间。」


「好的,先生这边请。」接待员把两人引至左边的电梯,然后马上按了四楼。


「先生,这是你们的房间门匙。请先生明白,一旦进入特殊房间,便必须经由房内电脑进行登记方可离开。二十四小时后要是先生没有进行登记,我们酒店会主动联络警察,由警察陪同下打扰先生了。」


「知道了。」梅长苏点点头。




梅长苏用房间的电脑完成登记手续及付款。然后他拿起了电话,画面显示晚上七时五十二分,离他帮萧景宁打的抑压制已超过三十分钟,房内那抢鼻的苹果香也慢慢变淡。梅长苏看着联络人那位置,停在萧景琰三字,深呼吸才按下拨号。


电话响了三次才接通,那独有的低音从话筒传出,梅长苏不自觉又安心又紧张。


『什么事?』


「你现在有空吗?关于萧景宁的事。」梅长苏尽量平静说,可心脏正在狂跳不已。


『小宁怎么了!?』


「萧警察,你冷静听我说。萧景宁突然发情期到了,我已帮她打了抑制剂,也带了她去附近的酒店休息。可我手上只有医院最普通的OMEGA抑制剂,不知道对她有没有效。我现在给你酒店地址,麻烦你来时带上她惯用的抑制剂,顺便也帮你自己打一剂。」梅长苏一口气把自己要说的话说完,可心脏还在狂跳。


『你也打了?』


「打了。」梅长苏不自觉揉着手指,急忙补充道:「我除了帮她打针外什么也没做。」


『谢谢你,我马上来。』




<上> 完





*樓主我一直沒指一定要完文~~(被打)

好吧好吧,元宵节出下+肉



评论(12)
热度(148)
© wi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