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靖入lo坑,偶然吃靖蘇
暫只寫蘇靖/殊琰
因琅琊榜原著/電視劇中,梅長蘇/林殊已死。故我的文走原著劇情的話,梅長蘇必死。

【苏靖/殊琰】心跳回忆 (中下)

踩著白色情人節的尾巴來一發~~~

各位白色情人節快樂快樂!


這篇千粉点梗文送给可爱的十九妹 @第19次繁盛 。

詳情可看 腦洞17 (有劇透)

前文請走這邊->(上)    (中)

果然⋯⋯這一章也完不了⋯⋯Orz



**注意**

  • 现代AU,所有角色都是善良

  • 梅长苏和林殊非同一人

  • 林殊已死,不会发生3P

  • 人物绝对有OOC


-*-*-*-*-*-*-*-*-*-*-


心跳回忆 (中下)




『赤焰小厨』在区内是小有名气的小炒食店,位于一栋三层高的楼房地下。楼房是林燮年轻时买下,起初只有两层,后来加建了第三层。地下作为食店,二楼主要起居室和工作室,另有杂物室用来存放货物,三楼则是三间睡房,一间是主人用房,一间是客房,一间是林殊的房间。


赤焰小厨主厨是林燮,副厨是好兄弟言阙,可自数年前两位老厨也开始力不从心,于是言阙建议引入火锅,同时减少小炒款式,从而减轻主厨的压力。


周五晚上店铺内挤满了人头,萧景琰推门进店便对上两手捧着餐的陈十三,而在柜台的萧溱潆则惊讶看着萧景琰道:「景琰啊,怎么今天来也不通知姑姑?」


「刚下课才收到母亲的通知,原来他们今晚要参加朋友孙子的百日宴。」萧景琰跟着姑姑来到一角的单人座位,他刚放下背包,楼面的吉婶已送上了一杯温水。萧景琰双手接过水杯道谢,吉婶笑着道不必客气,然后又回去忙碌招呼客人。


「景琰想吃什么啊?」萧溱潆笑问。


「嗯……饺子面。」萧景琰想了想,笑答。


「好,马上来。」


「啊,姑姑等等。」萧景琰慌忙从背包拿出早前从荀大夫拿的药膏。「听说姑丈早前手扭伤了,这个是从荀大夫拿的,我记得母亲说很有效。」


「哎呀,景琰真有心,你姑丈一定很高兴。我去叫他出来跟你聊聊。」


萧景琰慌忙阻止:「姑丈在忙我也不便打扰……」


「傻孩子…。」萧溱潆又再聊了一会才回去忙。


萧景琰掏出手机看,只收到几个不同群组的讯息,他刷着手机,目光停在梅长苏的对话框,最后的讯息便是问萧景琰周日要不要再打羽毛球。


自上次和梅长苏睡了一晚,梅长苏便再没有找他,而他从来没主动找过梅长苏,自然也不会突然找对方,两人就这样没有联络了近两周。上周六是飞流来他家补课的日子,那天梅长苏没有出现,而是由另一位长着须子的男子带着飞流来。男子说梅长苏有急事忙,暂时由他负责接送飞流,而飞流则抱怨他的苏哥哥丢下他走了。萧景琰也不便再问,他强逼自己不去深究对方不联络的原因,可现在每当想起那夜错信了那斯文败类的男人,萧景琰恨不得一拳打在对方那一往深情的脸上。


「景琰,姑丈没事,只是老毛病,别担心。」林燮放下了一碗放了双倍份量的饺子给他,另外还送上一碟油菜。


「手扭伤了也不方便,特别姑丈做厨房,常常拿重物……」


「成了成了,怎么学了你姑姑那么啰嗦。」林燮虽皱起眉头,可嘴角还是向上扬,连带脸上的皱纹也更明显。


萧景琰知道林燮是开心的,于是他转了话题,哭笑不得看着堆满饺子的碗子。「这么多我怎吃下?」


「你姑姑怕你吃不饱,亲自放这么多。」林燮笑着站起来,可又想起什么便坐下,迟疑了一会才开口:「景琰,前两天你有位朋友来店子……」


「嗯?朋友?」萧景琰刚塞了一口饺子,一时反应不来。


「就是你那个叫苏哲的朋友,外表斯斯文文,跟你同年的男子。他说是听你介绍才来店子吃午饭。」林燮继续形容,可萧景琰完全不起有认识过一位叫苏哲的人。


「你……曾跟他提起小殊吧?」说着,林燮拿起手机给萧景琰看,画面上文质彬彬的男子侧面不是梅长苏又是谁?

 

萧景琰没想到失联多时的梅长苏会突然出现在林燮的手机上。


「他啊…一直看着楼梯的方向……我和你姑姑便问为什么,他说他想跟小殊谈谈……谈你的事。」林燮轻轻叹气,又继续道:「其实这么多年…只要你开心,我和你姑姑会高兴……他是不是……」


「不、不是!不是那种!」萧景琰立即矢口否定。林燮疑惑看着萧景琰,轻轻点头,又拍拍他的背便回去厨房继续忙。


用餐过后,萧景琰主动帮忙收拾店餐具,他盯着登上二楼的楼梯,想不明为什么梅长苏会找到这里,还胡扯什么。


萧溱潆向萧景琰招招手,然后两人上去二楼,在二楼的一角,摆放了林殊的照片,萧景琰默默上前,为林殊上香。然后,两人也坐在沙发上,她搭着萧景琰的手,轻拍了两下,缓缓开口: 「景琰啊……」


萧景琰轻嗯一声,静待萧溱潆说下去。


「上周三晚你没有来时,其实我和你姑丈是高兴的。」萧溱潆看着林殊的照片,又道:「当然隔天晚上你还是来了,我们也欢迎。」


萧溱潆对萧景琰一笑,那笑容包含了苦涩和安慰,她笑道:「那时我已在想,景琰是不是已遇到什么人呢?直至前两天,那个叫苏哲的人来了……」


「姑姑,我跟他不是那种……」萧景琰慌忙打断。


萧溱潆却摇摇头,继续道:「景琰,姑姑看出那个人非常在意你,姑姑一直想跟你说,要是你能找到幸福,我和你姑丈也会替你高兴。」


「但我……」萧景琰顿时有一种有理说不清的无力感。


「说来奇怪,那位苏哲……莫名让我有一种亲切感,要不是你姑丈不同意,我已让他上来看看小殊。」萧溱潆叹了一口气,「不过我偷偷告诉他小殊在墓园的位置,叫他有什么话便去那里跟小殊说吧。」


「姑姑……日后别随便相信陌生人,他只是个…骗子。」萧景琰握着萧溱潆的手,他只怕自己重视的亲人会因为那混蛋而受伤。


「骗子!?他骗了你多少钱??」萧溱潆吃惊大呼。


萧景琰怕她惊动林燮,急忙解释:「他没骗我钱,只是他也不是一个好人……至少他……他连名字也骗你们,他的真名叫梅长苏,。」


「你、你再说一次…他姓什么?」萧溱潆忽然激动地抓着萧景琰的手臂,甚至把萧景琰弄得生痛,他从没看过自己的姑姑这样激动。


「他叫梅长苏…姑姑…认识他?」萧景琰更不解看着萧溱潆,她先是睁大双眼着萧景琰,然后捂嘴落泪。


「姑姑!??姑姑怎么了???」萧景琰又警又慌,可萧溱潆只是不断摇头。



「发生什么事?」林燮听见二楼不寻常的动静便跑上来,没想到遇见哭泣的妻子。他急急上前抱着妻子,又回看一面愕然的萧景琰。


「是他……原来是他……」萧溱潆对着丈夫哭道。


「他?他是谁啊?」林燮反问,可萧溱潆没有再说下去,只是一直在哭。


「姑姑……」


「景琰,你先回家吧。」说着,林燮扶着萧溱潆上去三楼,萧景琰只能目送二人背影上三楼。




回家路上,萧景琰开着车子一直在想,可他完全想不通为什么萧溱潆突然哭起来,却又不愿说下去。想不出答案的他拿起了手机,下了决心按下联络人名单,第一次主动拨打梅长苏的电话。


电话很快便被接通,梅长苏刚开口说『喂』,萧景琰便马上质问:「你为什么去赤焰小厨?」


『……你知道了?』梅长苏的尾音略略提高。


「对!我知道你去了,还自称叫什么苏哲又是我的朋友,然后竟然要跟小殊谈谈!梅长苏你当自己是什么人!?」


『………』短暂的沉默,然后是轻叹声。


「你说话啊!!!还有你跟我姑姑说过什么!?」对方的沉默只令萧景琰更生气,连带着一直卡在内心的闷气一拼爆发。


『我只是对她说,我想跟林殊谈谈。』梅长苏的语气愈是冷静,萧景琰愈是烦躁。


「你想跟小殊说什么?对他说我太蠢太傻被你睡了??」萧景琰愈说愈觉自己犯贱又委屈,眼睛不甘心地红起来。


『不是……我…』梅长苏声音带着少有的慌张。


「算了!从此而后,我们各走各路!」


说毕,萧景琰便关上了电话,也听不见在电话另一端的梅长苏高呼他的名字。萧景琰抹去脸上的泪水,把方向盘一转,也不理会现在已是夜深时分,他直接驶向公众墓园方向。


公众墓园有特定的开放时间,此时钢铁闸门已关上,萧景琰把车子停在闸门前不远处,他默默地望着墓园方向,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萧景琰不断向林殊道歉,他为自己的动心而愧疚,也为自己默许了梅长苏的行为而感到罪恶,他甚至痛恨软弱的自己,忘记了自己当年立下永远爱着他的誓言。


在车里哭累了的萧景琰,不经不觉伏在方向盘睡着,直到他听见有人敲打玻璃窗。萧景琰挣开眼,晨曦的白光渐渐代替夜幕的深蓝,他转头一看,惊见在车窗外对他微笑的梅长苏。萧景琰打开车窗,梅长苏手上拿着一束白合花笑道:「早,景琰。」


「…………你来干么?」萧景琰回避了梅长苏的关切目光。


「来见你。」梅长苏的笑容依旧温柔,又补上:「我昨晚去了你家,你家的保安员说你没有回去。于是我猜也许你是来这里,果然你在这里。」


其实,梅长苏昨晚找了好久才找到萧景琰,他站在萧景琰的车外,看着萧景琰一呼一吸伏在方向盘上,他的心才安定下来。然后,梅长苏再找人把花束送来,他一直手拿着花束,安静地守在车外。


梅长苏温柔看着萧景琰红肿的眼角道:「…你睡了,我只好等天亮才叫你起来。」


「我不想见你。」萧景琰冷冷道。


「你不想知我要跟林殊说什么吗?」梅长苏说着,迈步向公众墓园的大闸门。


萧景琰沉默一会儿,也下车跟着梅长苏的身后。公众墓园的保安员戚猛打了一个呵欠,便看见萧景琰和另一个陌生的男子。


「萧先生今天很早啊!」戚猛慢慢拉开大闸门,虽然距离正式开放还差半小时,可戚猛也让两人进来,他们成为今天第一对访客。


萧景琰踏着石级,熟门熟路来到林殊的墓碑。


「……小殊,他就是梅长苏。」萧景琰淡淡对着墓碑介绍。


梅长苏对着林殊那阳光的笑脸相片,他献上手上的百合花,双脚跪下,双手合十,低头阖眼,诚心地默念什么。


「谢谢你,林殊。」梅长苏默念了数十秒,才开眼感激道谢。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站起来,用手拍拍西裤上的泥土,冷笑问:「梅总真会装,无缘无故干嘛要向小殊道谢?」


「父母自幼教导,别人送礼给我,一定要亲口向对方道谢。」梅长苏凝视萧景琰红肿的眼睛,又道:「林殊把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给我,我更要亲自前来谢他。」


「萧景琰,我想跟你一起。」梅长苏向萧景琰伸出右手,然后手腕一转,手上突然变了一枝红玫瑰。


情深的说话再配上哄人的技巧,若是女性想必早已答应,可萧景琰只是盯着玫瑰,然后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梅总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对象……」


萧景琰抬眼,带着狠绝的目光瞪着梅长苏,一字字道:「不失为一个好床伴。」


梅长苏垂下眼,看着手上被拒收的红玫瑰,无奈地放开手,任由玫瑰掉落在地上,他一脚踏在玫瑰花上,然后把萧景琰拉进怀里。


「好,我们从床伴开始。」梅长苏那近乎哭泣的嗓音,在萧景琰耳边中幽幽响起。




(待续)


评论(13)
热度(53)
© wi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