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靖入lo坑,偶然吃靖蘇
暫只寫蘇靖/殊琰
因琅琊榜原著/電視劇中,梅長蘇/林殊已死。故我的文走原著劇情的話,梅長蘇必死。

【苏靖/殊琰】03:00 愚不可及

*-*-*-注意-*-*-*


*现代君主立宪AU,同性婚姻合法化

*祁王出场比苏靖二人更多……

*我不否认萧选和林静更像主角

*私设如山,OOC

*跟往年的愚人节一样有彩蛋,但又有些不同~




愚不可及




金陵国的皇帝逝世后,全国举行为期一年的国丧,太子祁王将在国丧后正式成为新一任皇帝。


金陵皇帝膝下共有五位皇子和一位公主,祁王是长子,其生母在他十岁那年病逝,同年,金陵皇帝便立他为太子。


祁王早在数年前开始代替皇帝出席不少公开场合,因此他对于接任为下一任皇帝早有觉悟,可当他从高公公手上接过父亲的遗嘱时,还是大吃一惊。


信中除了叮嘱他当一名好皇帝外,还有最后一项名为任性的要求──希望他带同靖王及其生母回国为他上香。


靖王是谁?这是祁王第一个闪过的念头,他的亲弟当中并没有一位赐封为靖王。


「高公公……靖王是谁?」


「回太子殿下,奴才也幷不清楚,但先皇早于十三年前曾把一木匣交给奴才保管。还命奴才他日仙游后,便把木匣交给太子殿下。」就着,高公公从身后取来一小木匣,上面一把青铜锁紧紧扣着。


祁王把小木匣带回东宫的书房,从口袋中取出了一把青铜锁匙,那是他在父皇私人物品中发现的,当时他还以为是保险柜的锁匙,可一周内他把所有东西也打开了,却找不到这把青铜锁匙是什么。如今他盯着眼前的小木匣,如同要打开潘朵拉的盒子一样紧张。他小心奕奕把手上的青铜锁匙插进,转动,然后听见清晰的咔一声,青铜锁打开了。


木匣内放了两张旧照片,第一张是一名女子手抱着一名初生婴儿,年代久远下而发黄,另一张是那女子的独照。相中的女子虽然样貌幷非出众,但她一面柔和的神态及温驯的眼神,祁王也猜到自己父王为什么会犯下大错。


金陵国虽充许皇帝能有一后三妃,但这类在外私通的丑闻自然是绝不容许。所有嫁入皇家的女子必须经过皇家御医检查,证明自己是清白之身,而且女子三代家景,甚至是女子的品学交友圈子等等,都必须经过一连串的严格审查。而所有皇室成员出生时必须有皇家御医、悬镜司首尊、以及史书记同场见证,方能视为正统的皇室成员。


木匣中除了两张旧照片外还有一杖统金戒指,戒指内侧刻了一个『靖』字。金戒指必须连同诏书一同送到封王的皇子手上,再赐其所属的府邸,才为正统的封王仪式。从木匣上只有戒指而幷无诏书,也许皇帝并非真正想赐封。而祁王对于这位在史书记上不存在的靖王,不禁大感好奇。


翌日,祁王借着要找宫内金工师讨论来年皇后的新金饰设计,暗中把金戒指交到金工师手上询问。


「这戒指是先皇十二、三年前亲自叫小人打造。」老金工师接过祁王手上的戒指,上下打量后点头道:「当时小人只是遵照先皇的意思,刻上『靖』字,其他的小人也不知道。」


祁王取回戒指,左思右想连父皇的心腹高公公也不清楚,金工师不知情也合情合理,既然是不能公开的事,在宫中最能守密的,自然是皇家保安悬镜司。


如今的悬镜司首尊为夏春,也是自他封为太子后一直跟着他的护卫。可当夏春知道『靖王』后也大感吃惊,因为这也是他第一次听见的封号。


「太子殿下,也许这要请教微臣的师父,前悬镜司首尊夏江。」

「也对,他一定更清楚父皇的事情,他去哪?」

「师父多半去了先皇的陵墓……」

「他回来后,叫他来东宫。」

「是,太子殿下。」


祁王回到东宫中的办公室,不意外看见助手抱着一堆文件。祁王回到办公室的桌子上继续处理那堆积如山的文件,直到晚饭过后,夏江才前来东宫。


「老臣参见太子殿下。」夏江随着下人来到书房,他向祁王行了大礼。

「平身吧,其他人也退下。」祁王摆了手屏退下人。接着伸手向夏江示意上前坐在茶几前的单人沙发,自己则坐在对面的长沙发上。


「她是谁。」祁王从怀中拿出了那张女子独照,放在茶几上。夏江先是呆了半秒,然后又回道:「老臣…不可说。」


「本王知道你的忠心,可父皇在遗嘱最后一项说要带她和她的孩子回国给他上香。本王只是想了结父皇最后心愿。」


夏江闻言,沉默良久才轻叹一声,慢慢说:「这女子姓林名静,是先皇三十三年前访问大梁国时请来的助护……」


大梁国跟金陵国不同,金陵国是少数世上保持君主立宪的国家,而大梁国早已废除了君主制度,完完全全的资本主义国家。


接下来的故事跟那电视剧情差不远,金陵国皇帝初到大梁国病倒,当时虽有随行御医但没有随行助护,于是大梁国的总理聘请了一位女助护帮忙,那就是当年年仅二十岁的林静。金陵皇帝逗留在大梁国短短两个月期间,两人朝夕相对最后情不自禁,也可说是顺理成章。金陵国皇帝回去后,两人也继续保持书信来往,直至林静信上提及她初为人母,并附上一张照片,便是她手抱着婴儿的照片。当时,两人分别已接近一年。


「当时老臣马上劝先皇要跟这女子断绝来往,先皇答充了老臣,不再回信。一个月后,老臣收到林助护最后一封信,信上表示孩子的生父另有其人,如今她得到了幸福,更发誓从今而后,今生今世绝不会再打扰先皇。」


夏江喝了一口茶,继续道:「音讯全无的半年后,先皇最终还是忍不住暗中派老臣去查证。老臣最后查出自先皇离开大梁国后,林静回去林家村生活,不久便大着肚子。林静当时是靠着她的堂哥林燮照顾,可林家村上下没有一个人知道孩子的生父是谁,十月怀胎,诞下一男婴叫景琰,也就是萧景琰。」


祁王一听,顿时瞪大双眼看着夏江,结结巴巴问:「不、不会是秀雅跟景宁常说的那位……」


「正是。」夏江点头,祁王只觉太阳穴发痛。

「那…父王有没有…求证?」

「先皇说,林静不承认那也求证的必要。因此这人是否真的流着皇家的血,老臣也不敢说。」

「……」

「太子殿下,如果没别的事情,请容老臣先行告退。」

「等等,你知道父皇想…想封他为王,封号为靖王一事吗?」


夏江顿了顿,想了一会笑道:「也许……先皇曾看了萧景琰当年『靖武王传』吧?」

「那是……什么?」祁王只觉得头愈来愈痛了。

「回太子殿下,那是萧景琰十三年前的出道成名作,当年他出演少年时期的靖武王,风靡一时,也是九锡公主成为他粉丝的源由。」


老实说,祁王真的不清楚那套电视剧,只是从妻子秀雅和六妹景宁口中略知一二。对于自己的妹妹迷恋男明星他一直不作评论,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连自己的妻子也跟她一起热烈讨论。


当晚,祁王留在东宫的办公室内查看萧景琰的资料。网路上有大量他的个人资料和演出剧照,祈王细阅他的出生简介。


萧景琰原名林景琰,随母姓,父亲不详,出生时单字『霄』,一个月后才改名为『景琰』,初出道时把自己的艺名改为姓萧。生于单亲家庭,自幼与母亲林静生活在林家村,十八岁时入读大梁国的琅琊演艺学院,十九岁时被蔺导演看中,邀请他出演少年时期的靖武王,自始有小靖王之称。十九岁至二十九岁,曾多次获提名。三十岁成功夺下最佳男主角之位,同年,大梁国同性婚姻合法化,萧景琰在公开场合承认与梅长苏为同性恋人。


祁王看着梅长苏三字明显有链结,于是他按进去,便看见第一行写着,梅长苏,本名林殊,萧景琰年幼三年的表弟,自幼跟萧景琰一起在林家村长大。十五岁时跟随萧景琰入读琅琊演艺学院,主修导演。十六岁时被蔺导演看上,参演武靖王传中苏谋士少年时期,自始有了少帅的称号,跟萧景琰一起一举成名。曾两度击败萧景琰取得最佳男演员,现时正积极参与拍摄后援工作,目标是成为一名导演。 


祁王关上了电脑的示窗,他发现要找这位『弟弟』回国,比起处理国事更加头痛。


「老头子你是故意的吧?」祁王抬头看着窗外的月光问。




***


早上的阳光温暖,夏江把车子停在林家村,心中百感交杂。他刚下车,林家村口外的一头大黑狗便对着他疯狂吠叫,警告着这突然到访的陌生人。


「佛牙冷静!」身后的中年男人急忙上前,阻止了想扑向夏江的大狗。


「佛牙一向对陌生人很凶,请问您是谁,想找林家哪一位?」中年男人有礼地询问,手也不忙安抚着一直发出咕噜警戒声的佛牙。


「我叫夏江,是来找林静林助护。」夏江微笑表现善意,手在背后暗自收起电击棒。


「原来是找林助护吗……你等一下。」中年男子掏出手机,从对话间夏江推测对方是致电林静确认身分。


「请您稍等,林助护说马上来。」说着,中年男子又不知从何处拿了一条大骨头给佛牙,佛牙才乖乖地伏在地上啃着大骨。两人一狗待在村口,不一会,一身素白衣服的林静出现,她先向男子道谢,待男子离开后,林静才上前跟夏江约有三米距离。


夏江清了清喉咙,开口道:「林助护,很久不见。」


「夏先生来…不知所为何事?」林静带着几分沙哑问。


「今天夏某来……是想邀请你去跟一个人会面。」


「夏先生不妨直说,不必拐弯抹角。」林静表情平静,眼神也平淡跟夏江对视。


「……夏某……」夏江环视四周,压低声线答:「夏某奉命请林助护去见我家大少爷。」


林静明显并不惊讶,她微微含首,淡淡道:「麻烦夏先生在日落前送我回村。」


「没问题,林助护,请。」




离林家村约二小时车程便来到廊洲,廊洲是个小城市,而小城市中的高级酒店顶层正被某国重要人物包起,附带一大群黑衣人在四周巡视。夏江带着林静来到了酒店时,黑衣人也没有阻拦,两人从大堂直接到了顶层,夏江向大门外两位黑衣人示意,二人便打开了厚重的大门。


「林助护,请进,我家大少爷已在内等候。」夏江站在一旁,林静挺起腰背穿过大门,而门外的黑衣人也随即关上大门。


总统套房内进门是大厅,而大厅中正坐着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祁王。


「林助护,幸会。请坐。」祁王说着拿起了玻璃茶几上的茶具,为林静倒了一杯清茶。


林静接过茶杯坐下,抿了一口便放下问:「不知殿下找我,所为何事?」


「为了完成先皇最后的心愿。」祁王说着从把那两张旧照片放在茶几上。「先皇在遗嘱上希望本王带林助护和…林景琰先生回国上香。」


林静的目光一直停在自己抱着孩子的照片上,当她听见那人的遗愿时,一直平淡的表情终于稍微改变。她温柔笑道:「辛苦殿下从金陵国来到林家村找我。但很抱歉,只怕要殿下空手而回了。」


「林…林女士意思是不去金陵国……」祁王没想到眼前的女人竟然到此时还守着当年的承诺。


林静拿起了自己手抱孩子的照片,然后对上祁王惊讶的目光,问:「我能收下这照片吗?景琰婴儿时期的照片也只有这一张,我还以为它早已化为灰烬。」


「这……当然可以……那回国一事,林女士不用急着回答,可以跟林先生商量……」


「殿下误会了。我和景琰也是大梁国的人,所以从没有『回国』的必要。」林静出言打断祁王的用语,又解释道:「而且我从没来有去金陵国的打算…也不希望打破当年的誓言,还望殿下见谅。」


林静向祁王低头一拜,接着又笑道:「至于景琰,别说跟他商量,我这个母亲想见他一面也不易。殿下若是坚持想找景琰,不妨一试,可他一无所知,还要劳烦殿下多作解释。」


「林女士……不打算告诉他?」祁王真的摸不清眼前温文但坚定的女人。


「景琰的确有权知道,但更重要是他的意愿,去还是不去随他决定。」说着,林静突然一笑:「谢谢殿下的邀请,还送我这张照片,告辞了。」


看着林静珍而重之把照片收好,再看看她一身的素白衣装,祁王突然明白,即使不去金陵国,眼前的女子正用自己的方式去道念他那风流的父皇。


「……我父亲一直把这两张照片收在木匣内。请容我把另一张带回去火化,让我能是给父亲一个交待。」祁王收起了王族的自称,恭恭敬敬询问眼前的女子。


林静对祁王初次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道:「麻烦你了。」




金陵国去大梁国坐飞机最快也要两小时,祁王这次突然低调到访大梁国,基本上只有总理这些高层知道,而且也跟对方示意即日离开,不必多礼迎接。在私人飞机上,祁王把玩着手上的酒店名片,那是他在跟林静会面的酒店的名片,上面写着一串数字,笔迹秀丽,是林静离开前给他的萧景琰私人电话号码。


祁王看着眼前的号码一笑,要是让他的妻子和妹妹知道这电话,不知她们会不会开心到发疯。思前想后,他决定还是向她们保守秘密,毕竟这次找林静也说不上成功,更何况是找这位大明星?


「夏春,回国后要绝对保密。」祁王让夏春把电话存在他的手机内。祁王身为金陵国的未来皇帝,却连属于自己的手提电话也不被充许。


「是。」




***



与林静会面一个月后,祁王终于找到时机让夏春打通电话,他也依约回国后,在陵墓前把林静的独照以及写着萧景琰电话的卡片一同火化。


电话长响了一段时间也没有人接听,最终因为挂断了。于是夏春再打,没想到这次马上被打断了。接二连三也同样被对方挂断后,祁王只好把联络任务交给夏春。


夏春花了大半个月时间才终于预约到这位大明星。对于这位自称是他忠实粉丝,所以想来跟他会会面的金陵国太子殿下,萧景琰是非常错愕。可当他听见列战英说对方多次要求,甚至重金买下他半天的时间,萧景琰觉得也许对方是别有用意。毕竟他不是不知金陵国最近国丧,那这位下一任皇帝怎会在这关键时间要出来见见偶像?


「就是见一见面,小殊别想太多。」萧景琰对着视频笑道。


「万一他强来怎么办!!!不行不行,我也要去!!」梅长苏坚持道,接着他真的要求经理人宫羽把通告延后,好让他能赶上这奇怪的会面。


「小殊你别闹好不好?」萧景琰皱着眉。


「我不管~~我已经发了讯息给宫羽,要空出四月一号那天。」


「是说……那天是愚人节,你说会不会其实是有人想作弄我?」


「那很好啊~~就让他们直播我向你求婚好了~~~」梅长苏耍赖笑道。


「小殊,别忘了你答应我什么。」萧景琰听后不笑,反而一本正经盯着他。


「是是是~~我记得~~等我真的当了导演,用最佳导演金像奖向你求婚。」梅长苏不得不说,他真的后悔死当年为什么要这样夸下海口。


「乖。」萧景琰笑着对萤幕内的送了一个飞吻的表情图。




***



四月一日愚人节,萧景琰和梅长苏两人回到大梁国的首都江左。他们分别在不同的地点换了数次车子,最后才来到已满载黑衣人的五星级酒店。两人跟着自称是贴身护卫的蒙挚一同进入酒店,在酒店内直往特别通道,乘坐特别升降机直到顶层。虽然两人也习惯走特别通道,可在到了顶层后被蒙挚搜身,还要被人检查随身物品,这倒是第一次。


「看刚才在酒店外的护卫数目,怎看也不像是单纯想耍我们吧?」梅长苏在萧景琰耳边低声问。


「那也许真的是太子本人。」萧景琰小声回道。


「两位请!」蒙挚跟门外的黑西装男子再三确认后,终于打开了大门。


「谢谢蒙大哥。」梅长苏开口道谢便走进总统房。


房内的餐桌上早已预备好不同的美食,还有美酒,却不见待者,反是一名同样的黑西装男子充当了待者欢迎两位。


而坐在餐桌旁的黑西装青年却向两人高举酒杯笑道:「欢迎梅先生和萧先生,请坐。」


梅长苏和萧景琰互看对方一眼,内心同样想,天啊!真的是金陵国的太子本人!


「谢谢太子殿下。」梅长苏拉着萧景琰坐下,充着对面这位下一任皇帝笑道。


「谢谢太子殿下的招待。」萧景琰也跟着道。


「两位大忙人能抽空见本王,本王也深感幸运,先饮为敬。」祁王说着喝下了手上的红酒,而萧景琰和梅长苏也跟着举杯喝下。


祁王跟两人共众美味丰富的午餐,而充当侍者的夏春也一直表现得非常专业,要不是看他一身结实的手臂,梅长苏也当真以为他是侍者。在餐桌上一直是祁王问两位有关拍摄的事情,两人也是回一些标准回答,感觉活像访问的对答。然后,祁王很自然把话题从工作移向家庭,梅长苏马上向祁王表示先皇离世的遗憾,而祁王也淡淡一笑,接着又像自言自语道:「不经不觉已三个月了……」


「太子殿下,请节哀……」对于这种事,萧景琰并不擅长应付。


「说起来,萧先生出身在单亲家庭,相信萧先生也吃了不少苦头。」


「没有没有,虽然没有父亲,但母亲很疼爱,而且还有长苏的父母疼我,所以我的童年也活得很好。」说着萧景琰不自觉看向梅长苏。


「那…你有没有想过找那位父亲?」祁王迟疑地问。


「小时候是有想过,但长大后也有自己的事业,已经没有再想了。」萧景琰回答着他每次接受访问时的标准答案,也是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母亲自幼只字不提,他虽不知原因但他明白那是母亲的坚持。长大后,开始有自己的事业,对于那位从没出现的男子,萧景琰幷没有特别想法。


「最后请问你们为什么也改姓了?」祁王继续问。


「没什么,只是导演说同姓又同期在同一套剧出道不太好,所以要我们改艺名。」梅长苏抢答,桌下轻轻握着萧景琰的手。


祁王也转了话题,而夏春也收拾餐桌,甚至用毛巾餐桌抹干净。


「接下来的对话,本王希望两位认真地听,而且要绝对保密。」祁王突然开口,夏春也同时送上两位保密声明书。


梅长苏先是吓了一跳,他转向萧景琰,萧景琰一面不可思议的回看他,然后他回望祁王,发现对方明显要两人签下后才再说下去,于是转为细看声明书有没有什么问题。


「由于是保密声明书,麻烦两位也写上本名。」夏春送上墨水笔时不忘叮嘱。在再三确认保密声明书没有异常后,梅长苏和萧景琰分别签下本名,林殊和林景琰。


「谢谢两位。」祁王待夏春收起两位声明书后道谢两位的合作。


「本王这次来大梁国找萧景琰先生,是希望你能跟本王回去金陵国,为先皇上香。」祁王决定先说明来意。


「太子殿下,难道先皇也是景琰的…戏迷?」梅长苏先是反应过来,而萧景琰只是瞪大双眼看着祁王,明显还在消化中。


「也许是……」祁王顿了顿,又道:「先皇的确曾看过两位初出道的武靖王传。」


「太子殿下,有话不妨直说。」萧景琰就如母亲一样,不喜拐弯抹角。


祁王看着萧景琰的眼神,突然想起林静同样的坚持眼神,不禁一笑。


「……请看。」祁王示意夏春,后者向两人递上一张A4纸,纸上印刷了一张照片,正是林静抱着萧景琰婴儿时期的照片。


「这是景琰吧?好小!」梅长苏有点激动地看着那在婴儿的萧景琰。


「这照片我也从没看见。」萧景琰认出照片中的年轻母亲,可他从没见过自己婴儿时的照片。


那年代拍照虽幷非难事,可相机价值不菲,因此萧景琰最年幼的照片是当他三岁多时,林殊出世后不久,林燮伯伯便买了一部不便宜的二手相机回林家村。


「照片一直由先皇收藏着,三个月前本王才发现。两个月前,本王已把照片正本交还给林女士。」祁王说着,目光定在萧景琰身上。


「虽然林女士一直没有承认,但从这些零碎的证物、人证和时间上的吻合。本王有充分理由猜测……」祁王还在想怎样说下去前,已被慌乱的萧景琰站起来打断。


「不可能、一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本王也想搞清楚,要不要来做测试?这也是本王多次找萧先生会面的原因之一。」祁王不自觉带有敌意的目光投向萧景琰,他拍拍手,夏春已早有准备拿起针筒出现,这一刻他就如从侍者化身为医护人员。


「用金陵国独有的鉴证技术,不出一小时便有答案。」祁王看着还在呆滞的萧景琰,梅长苏已把人护在身后。


「太子殿下,我认为这是不必要。而且殿下也是想问景琰去不去金陵国为先皇上香。」


祁王收起了目光,换了一个温文的笑容道:「梅先生的理解非常正确。」


「我想试。」萧景琰轻轻拉开了护着自己的梅长苏,冷静道:「若测试结果…如太子殿下的推测相同……我会抽空去金陵国。」


接下来等待结果的一小时非常慢长,祁王为了放轻松气氛,一直跟二人细说金陵国的事情。梅长苏也不时回应,又会说说拍摄时的趣事,可萧景琰却怎样也无法放松心情,于是便变成了只有祁王跟梅长苏的对话。


「结果出来了。」夏春拿着电脑从客房出来。


「从金陵国发回来的化验对比结果显示………」夏春顿了顿,故意放缓了语速,生怕说错什么似的。


「祁王殿下跟萧先生的确是兄弟。」


相对起萧景琰和梅长苏的震惊,祁王却是松了一口气。


「我……我……」一片混乱的萧景琰,一时间也不知要说什么。


「别担心,即使在血缘上你是本王的亲弟,可在金陵国皇族上,你幷非正式皇家成员,因此你的生活不会改变,皇家对你的身份也会继续保密。」说着祁王从怀中拿出了明显是戒指盒的小盒子出来。


「这是先皇为你而造的金戒指,是皇家子弟赐封为王的证明。但因欠缺诏书和出世证明等等,这戒指尽其量只是一枚纯金戒指。」


祁王看着梅长苏一脸戒备看着手上的盒子,失笑解释,而听完祁王解释后,梅长苏才收起接情。萧景琰双手接过盒子,打开,然后小心拿起那纯金的戒指,手不难发现戒指内侧刻着的一个字。


「靖?」萧景琰下意识读出戒指内的文字。而秒懂的梅长苏听后便笑着向萧景琰行了一个大礼。


「草民参见靖王殿下。」


「长苏、你快起来!!」萧景琰回看在旁嗤笑的祁王,脸蛋涨红得要命。


「景琰你不说平身我不起~」梅长苏这个大孩子突然玩心大起,也不理会身边这位未来大舅子。


「梅先生,金陵国有规定,外人直呼皇家子弟的讳名是大罪啊。」祁王看着二人,忍不住开取笑。


「草民该死~~望靖王殿下恕罪~~」梅长苏听出祁王之意,便放任继续胡闹。


「够了够了!……我不怪你了,快起来。」萧景琰羞红地低下头道。面对着外人,萧景琰完全慌了。


「谢靖王殿下~」梅长苏笑得像个得到了糖果的小孩一样,令萧景琰也气不下。祁王看着两人,顿时有一种久仰的…快乐。


他想起从前,当他和其他弟弟还是小孩时,也曾这样一起胡闹。可当他被成为太子后,除了最年幼的妹妹还会跟他不客气讨玩具外,他的四位弟弟们全都改变了,一口一口恭敬叫他太子殿下。


「景琰,你应该是排行第七,景宁跟你同年,她比你早半年出生。」祁王想起自己的妹妹,不自觉把两人比较起来。


「咦…?皇家这辈也是『景』字?」梅长苏敏锐地发现了重点,而萧景琰才后知后觉明白过来。


「是的,所以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景琰的艺名完全合乎皇家这辈的排序。啊,你们不会不知金陵国的皇家姓氏是『萧』吧?」


梅长苏和萧景琰一起摇头,即是有新闻报导有关金陵国的皇族,也只会用封号称呼,鲜少有人连名带姓写在报导上。


「啊……难怪你们对林女士一开始为景琰起的名字没有联想。『霄』跟『萧』是同音字,而且『霄』配上『汉』,也比喻朝庭……」


「抱歉…祁王殿下。其实景琰刚出生时叫林霄是我父亲起的,他说景琰出生时他看见天空上飘浮在空中的白云,于是起了霄字。」梅长苏从小已常听见自家老爸林燮常说景琰初生时的事情。后来静姨一个月后决定把名字改为景琰,对此林燮有些不满,说景琰两字也太普通而了,还说日后自己孩子的名字一定要独一无二。于是林殊这怪名字便成为梅长苏的本名。


祁王听后,沉默一会,大笑道:「哈哈哈!是本王想多了。」




五个月后,萧景琰刚杀青剧组,有一星期的休假下,他和梅长苏前后脚去了金陵国。祁王得知二人前来早有准备,先是送走了妻子和妹妹出外散心,毕竟长期待在丧期的环境也不太好,接着派了蒙挚把两人如贵宾一样护送到首都离皇宫最近的芷萝酒店。


祁王跟两位吃过午餐后便一起前往陵墓,当他看着萧景琰跟梅长苏上香时,不禁慨叹。


『林女士来不了,但靖王来了,而且他还带同他的靖王妃一起,儿臣总算是了结你老头子的心愿了吧?』


接着两人在祁王的安排下,由蒙挚带着两人游览金陵国,吃尽当地美食,也看尽金陵国的美景,自成名后,两人已很久没试过这么自由地游玩。




三年后,梅长苏在取得最佳导演金奖时,当众向萧景琰求婚成功。两人年底在大梁国举行了大型婚宴,众多知名人士也出席。蒙挚也以金陵国代表身份前来祝贺这对新人,并送上皇帝亲自设计,金陵宫金工师亲自打造的贺礼。


梅长苏从宫羽来电知道蒙挚来到,马上拉着萧景琰一起看看贺礼。他们打开大红的盒子,内放了一对统金的手镯,乍看来像平平无其的外表,可拿上手细看,便发现雕着梅花花纹,而内侧分别刻上靖王和靖王妃。


梅长苏和萧景琰看着这别有用意的贺礼,相视而笑。


「靖王殿下~今晚洞房花烛夜臣妾必定会好好侍奉殿下~~」梅长苏装作娇柔,还不忘向萧景琰送了一记媚眼。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萧景琰一脸嫌弃推开梅长苏。


「呜呜,殿下冤枉~~」梅长苏随手抽出胸前的白色丝巾,装委屈哭诉。


「小殊别闹了,宾客还在外头,战英也在找我们。」说着,萧景琰拿起手机,正是战英的来电。他一手拉着梅长苏回到晚宴,没有发现梅长苏一脸贼笑的模样。


(拉燈)


--全文完--



后记

这篇脑洞来自最近的娱乐新闻,原本我手上还有好几个梗,但看了新闻后脑震荡太厉害,不用一天便想好了靖王的身世之迷。

对,这篇我更想试写的是萧选和林静收藏心底之下的爱,用各自的方式去珍惜彼此之间的爱。而我们透过祁王,见证了他们的求而不得,也见证了他们下一代的爱最终开花结果。


最后,祝大家愚人节快乐~~~



嗯?

彩蛋在哪??


APRIL FOOL,當然是騙。你 。啦~~~


评论(28)
热度(169)
© wi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