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靖入lo坑,偶然吃靖蘇
暫只寫蘇靖/殊琰
因琅琊榜原著/電視劇中,梅長蘇/林殊已死。故我的文走原著劇情的話,梅長蘇必死。

【苏靖】降龙少女 5

注意事項請看第 1 章。請自行避雷。

降龙少女 1  2  3  4


+_++_++_+_+_+_++_++_++_++_++_++_+


降龙少女5


清晨,萧景琰放下手上的香烟,走进套房内洗手间。习惯性打开随身的通讯器,切换成语音模式,边听着温柔女性字正腔圆朗读出今天新闻标题,边对着镜子梳洗。


『天气预报,大雨将在晚上迫近,前往城外的无人列车将於傍晚五时停止服务』

『虚拟实境的商业投资再创新高』

『生物学家报告指出,人类身体机能正逐渐退化。』

『αβ的离婚率有上升趋势』

『文学大师黎崇老师逝世十周年』

『人气女星宫羽与江左金融集团太子秘会梅氏夫妇』

『艺人凯凯生日...』


萧景琰急急拿起通讯器,手指点向『人气女星...』的娱乐新闻标题。


通讯器播放了一段视频,昏暗的街道上,梅长苏与宫羽一起进入高档的中国餐馆。下一段便是宫羽和梅长苏前後脚离开餐馆,接着一起上了一辆全黑名贵私家车,再後来便是梅氏夫妇离开餐馆的画面。


报导内容推断梅长苏是有意带宫羽与父母见面後,二人一起前往由宫羽主演的舞台剧《亚弗和奥美卡》开幕晚宴。


接着又一段视频,开幕晚宴上,宫羽挽着梅长苏的右手,半身几乎贴上了梅长苏的礼服。两人表现大方,任由记者拍照和提问,当被记者问到两人是否正在交往,两人相视一笑,梅长苏快速笑答:「希望大家把问题集中在舞台剧上。至於感情生活问题,待时机成熟必定向大家交代。」


记者续指出,一向被喻为花花公子的梅长苏经常带上不同面孔的ω出席宴会,而且每次的伴侣也「事不过三」——梅长苏在公众宴会上带同一位伴侣不会超过三次。


虽然,舞台剧《亚弗和奥美卡》由江左金融集团赞助,而梅长苏带着女主角跟梅董事见面也合乎情理,可再算上这次开幕宴会是梅长苏第四次带宫羽出席公众宴,又亲自带宫羽跟梅氏夫妇会面,证明宫羽并非梅长苏平常的ω伴侣,更可能是江左集团这枝头上的准凤凰。


萧景琰默默关闭通讯器,他甚至佩服这位娱乐记者小红,竟然把梅长苏和宫羽之间的来龙去脉查得清清楚楚。


昨晚当萧景琰看见梅长苏身後的白衣女士时,他已知对方是梅长苏的女伴侣之一。毕竟大哥找了一位相熟的私家侦探,查出梅长苏过去多年身边出现的男男女女,本打算以此作为谈判解除婚约的筹码,没想到昨晚竟然先由对方开口。


接下来一切太顺利,萧景琰甚至完全没有真实感。


困惑他十三年的婚约,对方一见面便提出解约,再开出了丰厚的毁约金及江左跟萧氏未来三年的合作承诺。当对方的律师拿出合约草案时,萧选的脸色非常难看,而梅石楠也不见得多好,他多次狠盯着自己的儿子,但最终也没是盯着梅长苏签下毁约书。


整个解约过程花了不到半小时便结束,梅长苏礼貌性场向在场众人郑重道歉後便挥袖而开。


萧景琰打起精神走到一楼的饭厅,只见父亲一脸怒气,母亲正在劝说他。


「哼!姓梅的臭小子躲在外国十三年!一直也不理会我家景琰。现在一回国便找我们一家众餐,原来早有预谋!」萧选气得一掌打下去,却忘了自己家用的是实木餐台,痛得嘶嘶叫了一声,手掌也红了起来。


林静忍着笑,拉着萧选红红的手掌说:「你该庆幸,景琰不用嫁给一个他不爱又花心的人。」


萧选一副追悔莫及,抱怨道:「早知如此,我当初就不答应老梅!若没有那梅臭小子,我也不会推掉老谢的三女丶老柳的四女丶老夏的孖生孩子丶老蒙的长子和老言的独子,唉!唉唉唉!」


听着父亲一口气列出一堆「後选名单」,萧景琰打从心底第一次发现,全靠有梅长苏这十三年的口头婚约,要不然他这十三年不可能这样平静地生活。只是如今没有了梅长苏这挡箭牌,只怕日後⋯⋯


萧选突然向儿子一笑:「景琰别怕,最近我认识了两个老实可靠的α,一个姓蔡一个姓沈,他们年纪虽比你年长些,可都是务实的小商家,一定不会似那梅臭小子这麽不靠谱!」


「爸,妈,无人列车傍晚五时便停止服务,我已订了下午三时的车票回去。」萧景琰低下头无视父亲热切的目光,慢慢别着母亲亲手做的早饭。


「小叔叔!」一名约十岁的男孩子从二楼的楼梯飞奔向萧景琰,萧景琰笑着溺宠地摸摸孩子的头。


「庭生又长高了。」


「小叔叔今天别走,陪我玩游戏吧~~~」萧庭生拉着萧景琰的手,孩子一双诚恳十足的双眼的确难而抗拒。


萧景琰抬头看见皱着眉头的大哥前近,马上回意笑问孩子:「但庭生呀~你爸爸怎说?」


「我完成了学校作业!」小孩子转身,抢先一步向萧景禹报告。


「⋯⋯那补习班的作业呢?」萧景禹反问,萧庭生可怜兮兮转向萧景琰求救。


「这样吧⋯我陪庭生先一会儿,之後待我离开,庭生马上去做作业,好不好?」萧景琰抱着快哭的庭生,睁着一双圆眼问萧景禹。


萧景禹对抗不了眼前一大一小的一唱一和,终於叹一口叮嘱:「庭生,只能玩两小时。今天睡前一定要把所有作业完成。」


「谢谢爸爸!!!」萧庭生高兴得大声欢呼,然後急不及待拉着萧景琰的手冲向二楼的房间,连早饭也不吃了。萧景琰也随他高兴跑上房间,萧庭生的出现正好打救他,不用又被萧选劝他相亲。


他真的不明白,为何父亲至今还要操心他的婚姻,早在十年前萧景琰收到那份医学报告时,他已注定与婚姻无缘。


-tbc-


评论(16)
热度(44)
© wind | Powered by LOFTER